村民家中沉積的淤泥
被水淹的村莊

只剩下房頂露在水面
洪水來臨時只好划起了船
  南方農村報訊(記者 王偉正見習記者 樊靜東)   "對岸市區越建越漂亮,我們的房屋卻仍在遭受一年多次的洪水圍困";"被洪水淹了20年,淹怕了,每年水淹我都哭";"領導換了一屆又一屆,我們村的搬遷問題就是不解決。"在廣東英德,大站鎮的東岸咀村和田心村遠近有名,不因別的,只因這兩個村每年都要被洪水淹幾次,而且時常一淹就是一層樓高的水。兩村村民提及此事,無不心酸流淚,政府提出的搬遷計劃一拖再拖,更增苦楚。
  "被淹怕了"

  七旬老人年年哭
  兩個村小組屬於大站居委會,位於在北江河畔連接英德市區和大站鎮的人民橋橋頭,現有80多戶,三四百人。10月21日,記者來到時,儘管是晴空萬里,陽光卻也顯得暗淡,灰土色是村裡大部分房屋的主色調。這些房屋幾乎都建於20年前,不僅又老又舊,還隨處可見被洪水浸泡過的痕跡。談起每年的水淹,迅速勾起了村民的心酸和痛楚。
  村民莫建華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近20年來,每年汛期,村莊都至少被洪水淹沒兩次。"這兩年的洪水算比較小,只淹到一樓的窗戶上,前幾年的洪水漲到了接近三樓的樓面上。"每年洪水來的時候,全村老少都要停下手頭工作,全力應對洪水。村民守在北江岸邊,看到洪水快漲到村裡時,各家各戶就把傢具、家電等能搬動的物品轉移到二樓,如果看到洪水要漲到兩樓來了,又要再把物品搬到三樓。摩托車、電動車及家禽等物品則在洪水漲上來前轉移到北江防洪堤上。
  有一年,莫建華家的冰箱沒來得及搬走,報廢了,一樓沒搬走的木質桌凳等傢具被水泡久後也散架了。莫建華表示,前幾年村民都忙於抗洪,放在防洪堤上的東西時常被偷,這兩年每年村莊被水淹時,大站居委會派出幹部到防洪堤上24小看護村民財物。
  "被水淹時,停水停電,吃住都非常困難。"談起村莊被淹時的生活,村民陳香然有訴不完的苦。她告訴記者,洪水來時,每家每戶都有一個大水桶用來儲水,有一個簡易的鐵皮爐子用來燒柴做飯。"我在樓頂打著傘燒柴做飯,點不著火,澆點汽油後才點著"。陳香然說,這兩年,洪水來時,村裡的老人都被幹部安排到居委會居住,她則帶著小孩到大站鎮上的旅館住幾天,家裡只留下丈夫看管財物。
  對於家境較為貧窮的張珍玉家人來說,生活就更為艱難。去年村莊受淹時,張珍玉由於沒來得及轉移財物,棉被、衣服全部被淹,後來她哭著去女兒家睡了幾天的竹凳。70多歲的張珍寶告訴記者,她老了,洪水來了搬不動東西了,每年被淹時,都很怕,每年都哭。張珍玉表示,只要有一個窩給她,不管搬到哪,她都願意,"實在被淹怕了"。
  "太心酸了"

  搬遷喊了十五年
  10月21日,東岸咀村小組長莫衛明告訴記者,以前村莊有時也會被水淹,但沒那麼頻繁,自下游建了飛來峽水利工程後,兩個村就每年必淹。1997年,英德市政府占用兩個村共計100多畝的水田修建北江防洪大堤,由於兩個村地處防洪堤的外圍,洪水的危險無法解除,加上修建防洪堤占用100多畝農田,一分錢沒得補償,兩村的村民多次阻撓政府的施工。村民在與政府的協商中提出政府幫忙把兩個村搬遷安置到防洪堤裡面的要求。當時的英德市委書記多次作出批示,要求相關部門研究方案解決這一問題。
  1999年底,當時的英德市東區工程指揮部、大站鎮政府與村民達成瞭解決方案,政府在防洪堤內新徵4800平方米土地用於東岸咀和田心兩村的新村建設,每戶一棟房,戶均占地面積80平方米。2002年初,英德市規劃部門給東岸咀村新村建設選址頒發了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一切看似順利,但2002年初,英德市委主要領導更換,村民搬遷夢想自此擱淺。
  此後,兩村村民繼續經常上訪。2006年,村莊受淹的情況尤為嚴重,英德市當時新任市委書記為此事作出批示,但搬遷的工作仍舊沒有進展。2008年8月,朱光靈再次向英德市委書記反映此事,書記做出批示,英德市規劃部門及大站鎮隨後在2009年提出在英德火車站後面山邊新選一處地方建設新村,但村民內部意見不一,有不少人認為位置太偏。
  但在村小組幹部看來,村民意見是否統一,不是搬遷工作拖延的關鍵,而是因為,政府每次提出的新村選址,至今仍有別村人耕種著,沒被徵用,"地都沒徵到,談搬遷不現實"。朱光靈說,現在英德大力宣傳建設東部新城,大站鎮越建越漂亮,他們村卻越來越窮,旁邊的富人住在漂亮的別墅里,他們年年泡在洪水裡。
  "於心不忍"

  鎮府望本屆解決
  10月21日,大站鎮人大副主席陳佰仲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下游飛來峽水利工程的建設導致水位上漲,英德市要在1998年飛來峽大江截流前建好北江防洪堤,工期非常趕,加上英德當時還沒怎麼發展,財力有限,不僅沒有向村民支付賠償,還動員村民投工建設防洪堤,這也是兩村歷史遺留問題的由來。對於前幾次搬遷方案為何沒能落實,陳佰仲認為,徵地是最大的困難。
  陳佰仲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現在政府已經提出新的方案,打算在防洪堤內徵用別村土地安置這兩個村村民,正與其他村協商中,但要徵的土地涉及100多戶,困難重重,目前徵地還沒實質進展。陳佰仲表示,對於此次方案的選址,村民沒有意見,但政府提出節約用地,讓農民上樓,集中安置的意見,有一些村民不同意。不少村民堅持參照1999年制定的方案。但陳佰仲認為,這不符合城市發展要求,過幾年,這些房屋可能又變為城中村了。
  陳佰仲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每年汛期看到洪水給村民帶來很多不便,於心不忍,政府也想儘快解決搬遷問題。"這兩個村也是政府的一塊心病,沒解決好,我們也不好過。"陳佰仲表示,這個事情歷經英德市、大站鎮多任領導,"我們希望不要再留給下一屆領導"。大站居委會黨支部書記胡觀全也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作為居委會,也期望能儘早完成搬遷,否則,每年洪水來時,要掛念那兩個村;如果出人命,就更交不了差。
  (莫建華、張珍玉、陳香然為化名)
(原標題:廣東英德一村莊水淹二十年 搬遷喊了十五年仍在計劃中)
創作者介紹

聖誕

lk44lkpzp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